知娱网-娱乐改变生活 > 娱乐圈 > 被娱乐的碎片化信息、技术、消费所驱动的社会,人们抢着下单

被娱乐的碎片化信息、技术、消费所驱动的社会,人们抢着下单

小鱼 娱乐圈 2020年05月22日
01
这两年,一直让我引以为傲的一件事就是,我已经很久没有买包了。(请看这里:我已经好几年没买包了)兴趣点转移到了别处,买包自然不能带给我快乐和满足感,我也不需要包给我带来身份的认同感,总之在社会属性上没有加持功效。
如果不买包了,中东汽车网化妆品也买得很少,按理说,我应该剩下不少闲钱才对。事实上并没有,一年算下来,还是没有缩小开销。
有天和张潇雨聊天,他让我列举自己买的鸡肋产品,以警醒自己低碳生活。我回忆一下,今年没有买包,但是买了大疆云台(只在泰国旅行的时候用过一次);Osmo(只用过一次且没有导出视频);无人机(只用过一次);兵乓球台(只打过一次);尤克丽丽(只弹过一晚);羽毛球网(只用过一次);张向东的700bike(从来没骑过);破壁机(只用过一次);徕卡相机(最多三次吧)……回忆至此,悉数不能长久使用的产品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只想拧自己的大腿,内心翻滚着——还不如买包包呢!
 
我看到一个数据分析,我们的大部分开支并不是用来购买生存必需品,所谓生存必需的不过是食物、电、住所、衣服、淡水。能让人类刷爆了信用卡的都是必需品之外的东西。
现代社会,我们每时每刻都被广告包围,消费主义俯拾皆是。电视、杂志、路牌、网络直播都在美化着产品,并传递着一种强烈的信息——“你拥有什么,你就是什么”。谁曾想到,商品竟成了制造焦虑的来源,巧舌如簧的主播让你对当前的生活萌生不满,对自我产生怀疑。
它们似乎在向我们提供一项改善现状的选择——买买买。
拿药品广告举例子,药品广告的开头都是一样的,讲述一个关汽车开发网于一个人感到某种痛苦的短篇故事。正当主人公痛苦万分时,他的药品宛如救世主般降临,会出现一个衣着外貌具有权威感的人士,绘声绘形地向你解释它将如何神奇地治愈你。这个广告中的药品仿佛是超级英雄,是能治愈你痛苦的东西。
这个剧本通用于任何一则广告。比如你不够自信,你身材不够好,你上班路途遥远,你加班辛苦,你被老板骂,你有中年危机,你的小孩面临升学压力……对应这一系列的病症,商家开出了他们的“灵丹妙药”——减肥药、健身器械、化妆品、小轿车、营养液、量子读书法……
拿我自己的例子来说,我每次在购物前,脑海中都会幻想出一个温馨美妙的画面,拥有了XX,就会拥有一种技能,并享受这其中的乐趣。比如我买乒乓球台时,脑海中浮现的是又回到童年时的光景,我和爸妈轮番上阵,在球台上挥舞球拍,酣畅淋漓。然而这一幕发生的几率非常渺小,一个是他们不常在上海,二是我对打球没有这么上瘾。
网上有个网红姐姐,身材曼妙,常常鼓励她的粉丝购买她的健身服,跟她一起动起来,拥有惹火的魔鬼身材。我刷到这里的时候,身边的朋友立刻泼了冷水,“她穿着比基尼好看,是因为她天生就是瘦子。”
这就是我们总是混淆了选择标准和结果,这是我在《清醒思考的艺术》这本书里读到的,职业游泳运动员之所以可以成为运动员,是因为他们天生体形完美,就已经具备专业的素质,再加上后天的训练,才能成为优秀的运动员。而不是任何人通过后天锻炼,都可以成为职业运动员,这是一种选择的标准,而非运动的结果。
 
02.
有5个主要的原因促使我们购买我们不需要的东西:
1、社交压力。
没有铂金包是不是就不能参加妈妈们的聚会了?假设你最好的朋友打电话给你,告诉你他买了一辆新车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快乐吗?嫉妒吗?觉得自己落后了?
2、折扣,销售,促销活动。
双11和大减价的时候,你是不是买下许多不会使用的产品。
3、媒体的影响力。
眼睛能看到的任何地方,都可能看到广告。
4、因为你现在有钱了。
有钱任性,想买啥买啥。
5、因为你很无聊。 
花钱也是一种消遣。
我知道很多人无聊至极,需要花钱花时间来娱乐自己。比如刷抖音和看直播就是一种无聊导致的行为。一旦你打开直播,它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。我看到GQ的报道记者对李佳琦的采访手记,在观察他做直播的过程中,记者自己已经忍不住多次下单。同时从反面看,再遇见李佳琦之前,也许你根本没想过要买这些东西。
直播带货跟过去的电视购物一样,都是靠主持人巧舌如簧的吆喝,一定会强调限时抢购,让人在冲动中、恐慌落后中下单。只是过去人们基于对某个权威电视台的信任,现在是对某个个体的喜欢,可是无论形式如何改变,无论主播是否取代学者去演讲,大众文化和消费主义的内核始终没有变。
我理解直播这件事,却无法喜欢上直播,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?
这两年国内经济下行,我明显的感受到大家的不适,因为我们这一代人从小都是在不断攀升的经济环境中长大,每年我们都对未来怀有巨大的希望。我们以前在经济上行中接受的训练在今天都不太奏效,所以出现有钱难赚,得不到认可的过时感,曾经令人们激动的high culture已经被low culture取代,知识分子也去直播带货,如果你还对高雅怀有执着,会被网友嘲笑虚伪做作,因为大家对精英文化不抱有幻想。
没错,high culture 不会带给你喝可乐般的快乐,大家也没有时间刨根问底,更不愿意接受辩证的审视,只喜欢“舒适”“自洽”这样的字眼。但是那个分界线就是存在那里,即使我们闭上眼过日子,也不能掩盖这个时代的泥石俱下。
前段时间,许知远去另一个“带货王”薇娅的直播间体验卖货,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薇娅的直播。通过现场观察,许知远说那个空间是一个堆满衣服、包包、口红、面包、牛奶的地方,物品很多,但其实所有的物品都是一样的,主播热情地描述着这些物品,你同时会感到这是一个很匮乏的地方,房间里看不到一种更丰富的东西。
隔着屏幕被推销产品,可能已经成为这个社会上很多人的消遣,人们不再需要通过家庭和真实世界友人们的陪伴得到宽慰,而是涌进直播间,听着主播的一声下令,买这个,买那个。
“物在巨大流转,同时也看到了它的单调性。”唐人时尚网美妆
人们抢着下单,也正说明了如今的社会是被娱乐的碎片化信息、技术、消费所驱动的社会。
“所有迟缓的东西都被慢慢过滤掉了,因为它们强调‘我要,我现在就要’的即刻结果。”
这也许就是我不喜欢直播的原因,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上的关系都变得如此单调粗暴,我不希望我们的娱乐变得如此匮乏,隔着屏幕的我们不但将时间交付给如流水一样的内容,还要像一只等待被宰割的羔羊,盲从地抢着主播们的订单。
既然这个时代,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强调自我,那么我希望我们都能成为对自己更有掌控力的人,了解自己,更加自信,不需要用别人制造的焦虑感来刺激消费。如果你对自己不满意,那就找出你不快乐的原因,并努力在你生活的那个领域做出改变——而不是用商品来代替它。
很长时间我都以衣帽间躺着很多大牌包和珠宝而自责,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,人不会因拥有奢侈品而高贵,也不会因奢侈品而薄俗。
物质就是物质,不同的是使用者的本身,对待物质最好的态度就是随心所欲,永远不要用物质定义我们自己,唐人时尚网美妆驾驭物质,我们比想象中还要自由。更何况,我们不需要花钱买那些我们原本就不需要的东西,就像我们不需要让不喜欢的人对我们刻骨铭心。
本文作者:祝羽捷。
本文配图均为美国插画师Fred L. Packer(1886-1956)设计的上世纪化妆品广告海报。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7495334
中东汽车网
标签: 直播   自己   一个   我们   没有